杂记

今天的风,还挺温柔且值得的

chenmo · 6月23日 · 2021年 · 29次已读

相比之下,其实今天的风,还挺温柔且值得的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特殊癖好,会隔一段时间就去附近医院的急救室附近的长椅待上一下午。

什么都不做,就干坐着,闭上眼睛,戴上耳机,用最小的声音,听着《夜的钢琴曲》,31首,听完就走。

大多时候,什么都不会发生。而有些时候,也往往能听到一些零碎的聊天片段。有护士之间的低声,也有家属间的怯语。

偶尔,也能从这些片段中拼凑出个大概的故事。

今天便是如此。


今天下午急救室里没有患者,真好。

急诊抢救室旁有一个前台,下午3点的时候,前台换班了。

新换来的两个护士小姐姐在戴着口罩聊天。聊天片段挺感兴趣,便让护士姐姐和我详细说了一下具体内容。这是一个关于养老院里的老人的故事。

老大爷孤身一人,没有儿女,也没有亲戚,原本一直在养老院待着,最后因为生病了,病得有点严重,就送到医院来了。其实应该是怕死在养老院,所以就给甩给医院了吧。

老大爷病得有点重,终日无法进食,好不容易喂进去的,全都给吐出来了。最后只能靠每天输营养液来维持,但由于浮肿,输液就导致全身水肿更加厉害。不能碰,一碰就疼,一到晚上更加难受,翻个身也疼。

很多护士都烦这个老大爷,一到晚上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按一下铃。久之没有护士愿意搭理他了,就让他一个人在床上难受。有一次是一个扎马尾的这个护士小姐姐值班,那晚,几乎每隔一个小时老大爷就要按一下铃。他一按,护士姐姐就要起床去照顾他,帮他翻个身,或者换个位置。就这样,护士姐姐几乎一个晚上都没睡。老大爷说第二天一定要报答护士姐姐。

第二天早上,护士姐姐给老大爷洗脸的时候,老大爷让护士姐姐把他的衣服拿过去。老大爷颤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拿出了200元,颤抖着要塞给护士姐姐,带着哭腔说道:“昨天晚上要是没有你,我的老命就到此为止了,真的感谢你,你拿着吧”。

一个近70岁的老大爷,冲着扎着马尾的护士姐姐哭得像个小孩子。当然,护士姐姐最后也没收老大爷的钱,还是给塞回口袋里了。

前几天,老大爷去世了,那天不是这个护士姐姐值班。值班的护士姐姐已经睡着了,老大爷什么时候走的,没人知道,检测仪器也没用。

护士姐姐讲的时候眼圈红红的,在我道谢后,转过身走向座椅的时候,听到她对另一个护士姐姐说:我以后一定要结婚。


听完老大爷的故事,没有过多停留,便回去了。

我没有办法体会:那是得要多么绝望,才可以在人生的后半程,将自己的生命托付给一个陌生人

走出医院门口,突然间就感觉:

相比之下,其实今天的风,还挺温柔且值得的

0 条回应

🎉 总访问量:13142 今日访问量:304 您是今天第:304 个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