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想

这次的搬家是我对孤独的妥协

chenmo · 6月10日 · 2024年 · 本文共2129个字 · 预计阅读8分钟79次已读
这次的搬家是我对孤独的妥协

来小破岛近两年时间,我搬了非常多次家。这一次搬家,我感觉像是一次妥协。

来小破岛的第一个住处是校外的商业学生公寓,在国内凭借着离谱的操作抢到了难抢的公寓,而且要求在入住前一次付清41周的房租,一周房租2000多人民币。虽然一次性付清有点离谱,但毕竟是商业公寓,安全度,便利程度等等都几乎是极致,对于第一次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的人算得上是最为稳妥的选项。的确,在这里也是我住的最久的一个地方,长达了十个月。认识了非常多国内和国外的朋友,也算是出国这段时间中最为有体验感的一段时间了。

但公寓的价格毕竟还是要比其他散户房东旗下单间的房子贵一些,因此在快过期的时候就找了一个单间。这是一个2b2b的公寓,房东是印度人,整租了整个房源,然后室友要搬出去了,所以他招租。价格很便宜,比我在学生公寓的价格每个月便宜了1000多人民币。但是由于我的生活习惯加上中式饭菜的油烟并不能够满足房东的极端洁癖,被其诟病已久。因此住了两个月就被赶了出来。

当时由于收到一个英国伦敦的工作面试,成功率很高的感觉,如果再找新房源签定期合同就会亏损一个月的押金,对于彼时没有任何收入来源的我还是蛮多钱的。因此找了一个短租,在市中心北边,是一个一家人自己住的小别墅。整栋楼里住了很多人,但房东似乎蛮贴心,其余的房客也都很客气,只是路边来往的车辆会比较吵。面试结果以找到了一个更有经验的人为由拒绝掉了我,甚至不给一丝提问的机会。

短租的租金并不便宜,研究生同学整租的公寓中说可以接纳我,我便高兴得搬了过去,毕竟以为可以省一点房租。由于整租的公寓并没有多大,甚至是连打地铺的地方都没有,所以只能是在客厅上用两座沙发加上椅子拼接成一个勉强能睡的地方。事后结算发现,我在同学家客厅上睡沙发给他们摊的房租比我之前短租的地方价格还要高。

为了能找到兼职,在市中心找了一个相对来说很便宜的单间,住进去后发现,房间地板是不水平的,倾斜角度很大。后面才发现原来10个左右的4层楼房子里一共住了有40个人,二房东光是一个月的房租就有20万人民币。住的人非常多,导致经常在楼里能见到陌生面孔,所有人共用一个厨房,住得也十分压抑。所幸找到了兼职,干了40天足够我省吃俭用交了3个月房租,期间剩余时间就全力在投简历面试找工作。在年底又一次收到了可能性很大的面试。这次虽然已经不敢轻易抱太大希望,但是如果这次一切顺利,我可能就短期内不会再有时间回国了,于是我毅然决然跟房东退房订了第二天的机票回国。

工作虽然也有一些波折,但总算是有工作了。公司离市中心很偏,在公司附近的地方很难找到房子,但是小破岛的公交非常不准时,因此是抱着宁缺毋滥的态度去找房子的。其次人在国内找房子的话非常容易被骗,所以仍旧还是得需要去先找一个短租然后再找房子。回到爱尔兰后,认识的学弟住在学生公寓,愿意先让我在他们那里先待一段时间。于是我厚着脸皮在他们房间打着地铺免费睡了半个月。

很幸运的是在入职前两天就收到了一个看房邀请,位置非常不错,距离公司只要15分钟的公交。在简单看了房子之后,虽然觉得价格很贵,而且是住在客厅,尽管是有着单独一个“房间”的客厅,但那时的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就还是住了下来。房东很好,大概是在小破岛遇到的最好的房东。但实在是离市中心过于遥远,每次坐公交去市中心都会让我晕车晕到晕厥的程度。其次在房东眼皮下生活,虽然房东人很好,但她习惯“掌握”我的生活轨迹让我十分没有安全感,而且总归是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的。于是住了三个月之后还是搬了出去。

这次也是现在刚搬进来不到半个月的房子,和同学整租的感觉的确会比与陌生人合租或者在房东下面租房舒适得多,是可以用“生活”而不是生存来形容当前的状态的。

所以不到两年时间,似乎是搬了7次家,换了8个住处。整体最直面的感受是,我可以接受住宿条件恶劣,我也可以隐忍任何事情,但我仍旧会不断往让自己过上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其次,我已经越来越开始接受人是群居动物这句话了,在小破岛的孤独感是在国内前所未有的。在国内我也可以一个人只身前往离家两千公里的人生地不熟的地方生活,我也可以义无反顾奔向“危机四伏”的城市工作,纵然都是从零开始,可我从来没有感受到孤独,甚至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能够忍受孤独,享受孤独的人。但不知为何,在小破岛,自从从学生公寓搬出来之后,孤独感就在无数个生活的瞬间油然而生。并不是身边没有人,老外也会非常多,但与他们总是没有共同语言,甚至连吃都吃不到一起去。越到后面,我似乎就越会去期盼向往甚至追求着与人社交,哪怕是不说话,待在人多的地方的角落里静静地看着他们说话,我也感到十分满足。

我还没能去挖掘清楚为什么会产生如此浓厚的孤独感,但最近的这次搬家,于我而言,是一次对自己无法一个人生活得很好的一次妥协。因为它已经不再是因为房子之类的客观原因去搬家,而单纯是因为我无法自在地跟人交流而感到发自心底的孤独,是我接受了我需要跟人生活在一起的退让。之所以在意这个,是因为它与我打算以后一定要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而不租一辈子房一样,将会改变我接下来的行进轨迹。我不会再固执地以“我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为借口去避开一切与人沟通交流的事情,我可能需要更认真地去学习如何在一段关系中与对方长期相处。

0 条回应